当前位置:首页 » 公司新闻 » 行业新闻

新闻资讯

听得法犸的话海波东与加老一愣旋即对视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对着法犸拱了拱手

来源:株洲家装公司(无忧家装饰) 浏览量: 发表时间:2017.07.04



听得法犸的话海波东与加老一愣旋即对视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对着法犸拱了拱手


两人便是一东一西地闪掠而去,眨眼间,便是消失在了株洲家装的视线之中。

望着消失的两人,株洲家装将目光转法犸,疑惑地道:“法老,你这是?”

“呵呵,跟我来吧。”笑了笑,法犸展动身形,对着城市中央位置的炼药师公会闪掠而去。其后,株洲家装在略微踌躇了一下后,紧跟了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快速地在城市上空飞掠着,十几分钟后,没有惊动任何人的停在了炼药师公会之外。

“走。”对着株洲家装说了一声,法犸便是带头对着公会之内走去。

虽然此时已是深夜,炼药师公依然是灯火通明,犹如白昼,在公会门口处,脸色冷漠的守卫,正不知疲倦的监视着从门口处进出的所有人,当他们的目光,忽然扫到那大步对着公会行来的老者之后,先是一怔,旋即身体猛然绷紧,眼露尊崇与敬畏地盯着缓缓而来的法犸。

对着门口的守卫随意地笑了笑,法犸转头对着株洲家装催促了一声,然后便是抬脚走进公会。


听得法犸的话海波东与加老一愣旋即对视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对着法犸拱了拱手


听得法犸那着急的催促,株洲家装无奈地摇了摇头,旋即在门口那些守卫诧异的目光中,紧跟了上去,自从他们在这里当守卫以来,可从未见过法犸如此对待一名年轻人。

行进公会,一路跟法犸快速地穿梭过几个庞大的区域,期间不少见到法犸的炼药师,都是面露敬畏的躬身退到一旁,而跟在法犸身边,株洲家装倒也是狐假虎威地享受了一这等待遇。

在两人行上楼之上,厅中的那些炼药师,顿时窃窃私语了起来。

“那个年轻人好像就是今大会上的那个岩枭吧?”

“看来他很受会长的重视啊……”


听得法犸的话海波东与加老一愣旋即对视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对着法犸拱了拱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