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司新闻 » 行业新闻

新闻资讯

这家伙原来还有所戒备啊加老忽然冷笑道此时他脚掌前方许些距离

来源:株洲家装公司(无忧家装饰) 浏览量: 发表时间:2017.07.04



这家伙原来还有所戒备啊加老忽然冷笑道此时他脚掌前方许些距离


一根极为纤细的黑线,正延伸而出,株洲家装顺着望过去,只见在那黑线的两头,竟然都是挂着两枚细小的黑色铃铛。

“雕虫小技。”手掌一挥,一股凶悍劲气悄无声息的融过空气,两枚黑色小铃铛,连半点声音都未发出,便是被震成了一片虚无。

“让我来吧……”海波东笑了笑,干枯如枯木般的手掌缓缓探出衣袖,掌心之间,缭绕着淡淡的白色雾气,那股冰凉寒气,让得周围的温度瞬间便是降低了许多。

双掌轻轻压下,白色雾气,覆盖在了瓦片之上,最后迅速扩散开来,眨眼时间,便是将屋顶完全所笼罩。

“冰镜!”望着那些覆盖的白色雾气,海波东一声轻喝,雾气迅速凝结,最后化为薄冰,将屋顶所覆盖。

“现!”再度轻喝,株洲家装忽然奇异地发现,那一片白茫茫的波冰层,竟然开始了虚幻,某一霎那,一个宽敞的屋子,被印射在了薄冰之上,犹如放着电影一般,将其中的所有物体,都清晰地印刻在冰层之上。

做完这一切,海波东拍了拍手,望着株洲家装那满脸惊异,不由得笑着解释道:“一点小把戏,用寒气侵入屋中,然后凝结成不易被发现的碎冰,最后再由碎冰的反射,将之投射而出。”

“好高明的控冰手法。”株洲家装赞叹道。

“小把戏而已,也就这点效果,不值一提。”笑着摆了摆手,虽然嘴上这样说着,可海波东脸庞上的得意,却并未多加掩饰。

笑了笑,株洲家装将目光投下脚下的冰层,此时的房间中,正空无一人,想必那灰袍少年应该还未回来吧。


这家伙原来还有所戒备啊加老忽然冷笑道此时他脚掌前方许些距离


“等等吧。”说完这话,法犸便是盘坐在冰层之上,闭目养神了起来。

苦笑着点了点头,株洲家装也只得坐了下来,摸着冰层,却并未感觉到丝毫的寒气,想来上面的低温,应该已经被海波东压制了下去,当下心中对他的控冰之术再次高看了许多。

随着株洲家装几人的各自沉默,屋顶之上,便是陷入了寂静,而当寂静持续了将近半小时之后,冰镜中房门,忽然动了动,紧闭双眸的海波东,率先有所感应的睁开眼来,对着一旁同样有所察觉的法犸两人压了压手,然后低头盯着冰镜。

房门在动了动之后,一道灰袍缓缓走进,那副稚嫩的少年面孔,正是今日大会上最令人震撼的那匹黑马。



这家伙原来还有所戒备啊加老忽然冷笑道此时他脚掌前方许些距离